17年7月,我独自一人踏上这片未知的土地,公路上跑着各种奇形 怪状的汽车,通往房子的路极力地向山顶伸张着,晚饭后的市区鲜 有行人,这一切都在努力地告诉我这是个完全陌生的世界, 第一天到的时候,因为没有被子,我受室友指点去市区买,准备回 家的时候,发现回程的巴士最早在两个小时之后,我想还是走回去 算了,先找到学校,然后沿着上坡的方向一直走,才到这第一天, 我不知哪来的自信坚持没有用手机导航,后来我发现,我高估了我 的认路能力,直到把学校周围的几条路都试遍了,但似乎没有一条 是通往我的家的,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气温也越来越低,我终于在 继续找路的试错中耗尽了手机的最后一格电,无奈之下我开始尝试 问路人,在等了十几分钟后终于见到两个行人,我在远处向他们打 招呼,但他们的回应是加快步伐离我而去,可能是他们对我手中提 着的一大坨东西心生忌惮,终于,天全黑了,我望着周围的几条岔 路不知何去何从,就在我万念俱灰的时候,我看到离我不远处车上 下来两个人,一个东亚面孔一个印度面孔,我向他们打招呼,幸运 的是这次他们没有走掉,那个东亚面孔果然是中国人,我向他们解 释了缘由,希望他们能指个路,不管是回家还是到旅馆。他们让借 给我手机,登上了我的邮箱,查到了我家的地址,然后他们表示要 开车送我回去,“我看你也不像坏人,天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去 吧”,这是我在霍巴特第一次被这个世界温暖到。后来,我发现每 次早上出去,沿途碰到慢跑和遛狗的当地居民,都会像我微笑,每 次经过没有红绿灯的路口,汽车都会停下来示意让我先过,生活中 的种种善意让我感觉我这次的选择是正确的。但是,我始终觉得我 无法融入他们,我的内心一直缺少归属感,自身和家庭的原因让我 这种感觉被无限地放大,我无力承受却又无法逃避,每次我回到 家,看着空空荡荡的房间,孤独就从四处袭来,我望向窗外,对着 隔岸的灯火发呆,那一簇簇灯光里,都藏着一家人幸福的笑靥吧。 但我对人一直保持着积极向上的态度,我擅长逗别人笑,这是我掩 饰自己悲凉底色的办法,我不想让别人也受我感染变得悲观。我也 非常珍视身边的朋友,尽管听了无数次天下无不散的筵席,每一次 和朋友分别都会分外惋惜,我知道很多人来到这是为了更容易地拿 到身份,或许总有一天,多年以后,大家各奔东西,但我相信,我 们的相遇是必然,待我们老去,再回头看看,还记得那一年,在世 界的尽头,我们一起快乐过。

初识基督教是因为认识了一些基督徒朋友,认识Coco和Yi是从 focus开始的,来这的第三天我就参加了他们的活动,所以我接触基 督教和我来这的时间差不多长,后来的时候,他们很努力地向我传 福音,大概是看我有信主的潜质,和他们一样真诚善良友爱,我站 在他们的角度想了一下,可能在他们的视角里,看到的世界有些许 不同,他们是生活在一个团结友爱的大家庭中,彼此和和睦睦其乐 融融,我也加入岂不更好,可是我没有,以前我觉得,圣经之所以 被那么多人信奉,是因为它和普世价值观基本一致,而我虽然不相 信上帝,但我也有自己完整的世界观和价值观,只不过基督徒用圣 经解释一切,我用我所知道的逻辑解释一切,当别人收到你的帮助 后还以微笑,你心里自然地感到慰藉,当你看到作恶杀生这样的 事,你心里自然地感到厌恶,这是我整个价值观的支点,我信奉的 这么多年,也未觉有什么不妥。 后来,我参加泉仁堂的第二十期慕道班,在最后一课,周牧师呼 召,谁愿意决志信主,当时我不敢贸然地决志信主,也是因为如果 我没有信得那么坚定,我担心这对我的那些基督徒朋友也是一种伤 害,毕竟这是他们的信仰。后来,在慕道班最后一节课结束之后, 我和Joe聊了一会,因为我觉得我和他很像,两个人都是死理性 派。聊过之后我觉得,我一直在践行着基督徒的准则,我们都是同 类人,但我不自知而已,如果我早晚都要跨出这一步的话,何不就 趁现在,我可以选择信主,上帝会告诉我如何走我的前路的,对不 对。 虽然我步履缓慢,但我终究走到了父神为我准备好的家的門口。我 这迷途的羔羊能与弟兄姐妹相见永远为时不晚。 请让我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王松,抱歉大家,我来晚了。幸而 有你们,在我信主之后一直给我鼓励和支持,你们是我在这一生中 最大的财富,现在我们成为了一家人,请相信,我会尽我作家人的 本份,愛你们,协助和保护我们的的家。

阿门。